证券时报官网手机版(证券时报电子报)

证券时报记者 苏可

随着中国资本市场跃升世界第二大市场,外资机构也加码布局中国证券业。

2018年以来,多家外资机构向证监会提交设立外资券商或控股合资券商的东南号钉钉虚拟定位创天下泰地股票网创未来申请。今年,有的外资机构在合资券商持股比例、更名等问题上迈出了金财网创帝国安迪小说网优选生活教育学习网一大步,部分新获批的外资券商则正式开业。

拿下控股权只是泰蓝炒股网外链网开端,外资“鲶鱼”将如何参与中国市场、能否改变中国证券业竞争格局等,也成为了业内长期关注的话题。

目前,外资券商发展仍处起步阶段。多家机构有条不紊申请业务资质,但短期内拿下全牌照并非易事。另外,多数外资券商客户基础普遍薄弱,因此营业网点布局谨慎,未敢跑马圈地全面铺开。从长远来看,业内预计外资券商将在财富管理业务、投行业务、衍生品业务重点布局,发挥“鲶鱼效应”。

证券时报官网手机版(证券时报电子报)

牌照限制影响业务发展

年内,多家外资券商在经营方面获得新进展。星展证券与大和证券在今年年中陆续开业,另有外资机构在合资券商的持股比例上实现突破。

据了解,瑞信通过增资后成为合资券商的控股股东,今年6月该合资券商更名为瑞信证券。摩根士丹利通过持续的股权受让后成为合资券商的控股股东,7月该合资券商更名为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有限公司。10月,高盛则获批持有高盛高华证券所有股权,拟将高盛高华证券更名为高盛(中国)证券有限公司。

从业务牌照来看,外资券商的业务范围在扩大,不同于此前合资券商仅可获得投行单一牌照,目前新设的多家外资券商已有3~4张业务牌照。

具体来看,摩根大通证券(中国)与星展证券均获批4块主要业务牌照,包括证券经纪、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投资咨询、证券自营业务牌照。大和证券(中国)获得证券经纪、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自营三大业务牌照。

不过,3~4张业务牌照不足以支撑业务全面发展,多家外资券商正在加速申请更多业务资质,并在今年取得阶段性成果。

今年7月,北京证监局核准高盛高华证券增加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证券自营、代销金融产品业务。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在2019年获批时已有4张牌照,今年8月则拿下代销金融产品牌照。同月,瑞信证券获批增加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证券自营业务,公司还在申请基金销售业务资质,以期为经纪业务客户提供更全面的产品和服务。

在业内人士看来,外资券商在中国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现阶段本土证券业的竞争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深圳一家中型券商的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分析,“短期来看,外资券商拿全牌照还没那么快。”他大婷电子支付新华视点以创新业务为例,外资券商在衍生品业务上有较大优势,但由于开展创新业务的条件依赖券商分类评级结果,因此外资券商在发展初期仍然受到牌照限制的掣肘。

根据今年证券公司分类评级结果,瑞银证券、摩根大通(中国)、摩根士丹利华鑫、高盛高华、野村东方分别被评为A、B、BBB、BBB、B。

华东一名券商人士对本土券商发展抱有信心,“目前证券行业头部效应加剧,本土大型券商通过并购重组做大做强,外资券商虽然有股东优势,但很难颠覆本土格局。”不过,他预计外资券商会在部分细分业务上有突出表现。

谨慎规划营业网点

外资机构具有全球资产配置能力,能为客户提供全方位服务,包括家族财富规划等。外资券商在中国落地后,财富管理表现被寄予厚望。尽管国内财富管理市场蓬勃发展,但外资券商仍面临一些劣势,比如客户基础薄弱。从营业网点布局来看,外资券商在网点设置上较为谨慎。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截至目前,瑞银证券网点数量相对较多,共有3家分公司及4家营业部;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有1家分公司;瑞信证券有2家分公司;新设的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和大和证券目前都仅有1家营业部。

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深圳分公司今年7月开业,是其继上海、北京后的第三个网点,公司财富管理部执行总经理孙雷曾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的目标客户是高净值人群以及机构客户,所以会在发达城市设立网点,后续可能会在杭州、无锡,广州、成都等地区逐步布点。”

中泰证券非银团队称,外资券商的交易、账户服务能力强,但渠道布局、客户基础薄弱。而网点渠道搭建成本高投入大,外资券商不具备成本优势,难以形成规模效应。营业部网点的铺开需要成本投入,审批、筹备、开业周期也会较长,外资更有可能定位于富裕零售客户和高净值客户,在主要大城市开设精品网点与财富管理中心,而不会做渠道的全面铺开和下沉,避免与本土券商正面竞争。

证券时报官网手机版(证券时报电子报)

前述深圳券商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分析,外资券商的经纪业务打法与本土券商不一样,所以在网点规划上有差异。“目前佣金持续下行,如果外资券商也加入打价格战,除非本身掌握大规模的炒股客户群体,否则意义不大。外资券商主要面向中高端人群提供综合财富管理服务,收费模式与本土券商收取佣金费的模式不同。”

经过多年积累,部分外资券商在经纪业务上已取得一定成绩。证券时报记者从券商人士处获悉,证券业协会上半年发布的《证券公司2021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排名情况》显示,瑞银证券上半年证券经纪业务净收入为2.79亿元,行业排名第50名;瑞信证券净收入为1.05亿元,行业排名第75名。

新设的外资券商中,野村东方上半年证券经纪业务净收入1332万元,行业排名第98名;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净收入为1056万元,行业排名第101名。

股权融资冲向第二梯队

投行业务是证券行业最早对外资开放的业务种类,部分外资券商通过长期的客户积累,已逐渐形成各自擅长的领域。比如,高盛高华、瑞信证券、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在外资机构拿下控股权之前,以投行业务为主要战略发力点,在中国市场持续深耕。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对承销商业务进行的统计,截至12月8日,在定增业务方面,高盛高华证券承销规模120.82亿元,进入行业前15名;瑞信证券承销规模48.57亿元,在行业前30名以内。

在IPO方面,高盛高华证券承销规模53亿元,排名第21位;摩根士丹利证券承销规模24.26亿元,排名第32位。

新设的外资券商——摩根大通证券(中国)也有突出表现,今年以来IPO承销规模为44.32亿元,排名第23位;定增承销规模55.64亿元,排名第24位。

据了解,摩根大通证券投行部门已经完成多个产品的“第一单”,比如作为联合主承销商完成药明康德的A+H非公开定向增发,作为分销商完成邮储银行境内债券发行。摩根大通证券(中国)董事长朴学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最大的优势在于集团实力,摩根大通集团的全球网络和规模可以打造出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一站式的境内和境外服务。

多名投行人士表示,外资券商在股权承销上优势显著,比如定价能力、承销实力。尤其是,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外资券商在跨境融资项目上经验丰富,拥有较强的竞争力。

外资机构仍在排队进场

随着近年来中国资本市场进行一系列深化改革,外资机构看好中国证券市场,加速进入。

根据证监会公开资料显示,花旗环球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此前向证监会递交券商设立审批的材料,证监会已在12月2日接收上述材料。

这是花旗集团第二次进入中国证券业。早在2012年6月,东方证券与花旗共同投资组建中外合资券商——东方花旗证券,彼时东方证券持股66.67%。七年后,花旗集团从东方花旗正式退出,有消息称主要因为花旗集团想拿下控股权,但谈判未果。

除此以外,多家外资机构已经在证监会排队等待审批。渣打证券(中国)有限公司于8月6日获得证监会受理,是目前进展最快的一家。青岛意才证券有限公司、法巴证券(中国)有限公司、日兴证券有限公司提交的证券公司设立申请材料已获证监会接收。

据了解,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与青岛国资联手,申请设立青岛意才证券,其中外资股东持股51%,联合圣保罗银行计划不断扩展在中国的投资。法巴证券(中国)有限公司的外资股东是法国巴黎银行,该银行在中国展业历史悠久,早在1860年就已进驻中国。日本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则计划设立日兴证券,有望成为第三家在中国拿下券商牌照的日企。

发布于 2021-12-14 23:12:11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218
上一篇:笑傲股市直播室赵财神(笑傲股市直播室胡老师) 下一篇:人工智能ai下海张子枫(人工智能换脸杨幂45部)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